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开维、阅读纪与蒋春玲出版合同纠纷案民事判决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6)最高法民再177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入):北京开维文化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农展南里18号(住宅)楼303室。
法定代表人:侯开,该公司总裁。
委托代理人:王国华,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北京阅读纪文化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西红门路26号东楼2层。
法定代表人:侯开,该公司总裁。
委托代理人:王国华,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蒋春玲,女,汉族,1981年8月4日出生,住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江南区白沙大道3 9号南区4号楼2单元803号房。
委托代理人:王韵,北京市大器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梅钟,北京市大器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北京开维文化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开维公司)、北京阅读纪文化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阅读纪公司)因与被申请人蒋春玲出版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4)桂民三终字第13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5年12月28日作出(2015)民申字第2149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提审后,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5月31日公开开庭审理本案,开维公司、阅读纪公司共同的委托代理人王国华,蒋春玲的委托代理人王韵、梅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2013年5月,开维公司、阅读纪公司以蒋春玲违反三方签订的《补充协议》中关于优先签约权的约定为由,向广西壮族自治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蒋春玲:1.向阅读纪公司支付违约金50万元;2.赔偿开维公司、阅读纪公司合理费用支出30071.8元。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7年6月3日,开维公司(乙方)与蒋春玲(甲方)签订《出版合作协议书》,双方就蒋春玲自2007年5月25日至2012年5月24日期间所著的作品合作出版事宜达成协议。2011年3月11日,开维公司(乙方)、阅读纪公司(丙方)与蒋春玲(甲方)签订《补充协议》,约定:甲方和乙方签订的《出版合作协议书》于2011年6月30日终止,甲方和乙方均不再受该协议约束,也不对对方承担任何责任;甲方新创作的作品,在同等出版合作条件下,丙方有优先签约的权利;甲方违反本补充协议,应向丙方支付违约金50万元;乙方或丙方违反本补充协议,应向甲方支付违约金50万元。《补充协议》签订后,蒋春玲新创作了作品《蚀心者》,并就该作品于2012年4月10日与儒意欣欣公司签订《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授权该公司出版发行该作品。《蚀心者》一书于2013年1月第一次印刷出版发行,标准书号为ISBN978- 7- 5399 -5774-6,定价为29. 80元。开维公司、阅读纪公司发现蒋春玲新创作的作品《蚀心者》一书出版发行后,遂与蒋春玲协商,未果,故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2012年,蒋春玲曾就阅读纪公司违反《补充协议》约定,加印《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山月不知心底事》、《许我向你看》、《许我向你看终结篇》、《我在回忆里等你》六部作品问题向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阅读纪公司销毁违约加印图书,并支付违约金50万元。该案经法院主持调解,双方达成协议,内容包括阅读纪公司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发行上述六本书籍;阅读纪公司支付蒋春玲20万元补偿金等。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作出(2013)大民初字第1 950号民事调解书予以确认  
        开维公司、阅读纪公司为本案支出律师费30000元、购买被诉侵权作品《蚀心者》书籍一本29.80元。   
        一审法院认为:
    (一)关于阅读纪公司是否具备本案的主体资格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原告是指与案件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判断阅读纪公司是否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关键是看其是否是本案出版合同纠纷的当事人。从本案《补充协议》中约定的内容可以看出,此协议虽名为补充协议,但是一个独立的合同,其合同条款是蒋春玲、开维公司、阅读纪公司三方在平等自愿基础上协商一致所达成,条款内容远远超出《出版合作协议书》约定的范围,而并非仅是《出版合作协议书》的补充,且该协议三方主体均在合同上签名、盖章。本案是基于蒋春玲违反了《补充协议》中关于优先签约权的约定而发生的出版合同纠纷,阅读纪公司作为《补充协议》的合同主体,以该合同为依据,主张其优先签约权被蒋春玲所侵害,故其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是本案适格的原告。
    (二)关于本案中开维公司、阅读纪公司的起诉是否属于重复诉讼的问题。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调解生效的(2013)大民初字第1950号案件是蒋春玲因阅读纪公司违反《补充协议》的约定加印其所著《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山月不知心底事》、《许我向你看》、《许我向你看终结篇》、《我在回忆里等你》六部作品所提起的著作权合同之诉,而本案是开维公司与阅读纪公司就蒋春玲违反《补充协议》中关于优先签约权的约定所提起的出版合同之诉,涉案讼争作品为蒋春玲新创作的作品《蚀心者》。前后两诉的当事人并不完全相同,事实与理由不同,诉讼标的不同,诉讼请求亦不相同,故开维公司与阅读纪公司对本案提起的出版合同纠纷之诉不属于重复诉讼。
    (三)关于蒋春玲的行为是否构成侵害阅读纪公司优先签约权的问题。蒋春玲(甲方)与开维公司(乙方)、阅读纪公司(丙方)签订的《补充协议》系三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行
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对三方当事人均具有法律约束力。蒋春玲、阅读纪公司在依照合同的约定享有权利的同时,亦应当依照合同的约定全面履行相应的义务。首先,《补充协议》约定,“甲方新创作的作品,在同等出版合作条件下,丙方有优先签约的权利。”开维公司不享有蒋春玲新创作作品的优先签约权,仅是阅读纪公司享有优先签约权。其次,涉案作品《蚀心者》系蒋春玲于2011年3月11日《补充协议》签订之后所创作的作品,有蒋春玲提交的其于2012年4月lO日与儒意欣欣公司就《蚀心者》签订的《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以及《蚀心者》该书出版发行时间为2013年1月为证。最后,蒋春玲抗辩认为,从以往与开维公司、阅读纪公司就其创作的作品签订的出版合同相比较而言,儒意欣欣公司与其签订的《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中给予《蚀心者》一书出版合作的对价条件优于开维公司、阅读纪公司,故本案中不存在同等出版合作条件,而且其没有通知阅读纪公司的义务。本案从当事人双方提交的证据以及在庭审中的陈述来看,蒋春玲于2012年4月10日与儒意欣欣公司签订《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之前或之时,其并未将儒意欣欣公司给予其《蚀心者》一书的出版条件告知阅读纪公司,而蒋春玲作为该协议一方,有义务告知阅读纪公司另一方给出的条件是什么,这也是阅读纪公司行使优先权的前提。因为蒋春玲何时创作完成新作品,何时与其他公司联系出版合作事宜,其他公司给出的具体出版条件,阅读纪公司均无法知道。由于蒋春玲没有告知阅读纪公司,致使阅读纪公司丧失了与儒意欣欣公司就涉案作品《蚀心者》相互竞价的权利,也从而导致阅读纪公司丧失了优先签约权的基础。因此,蒋春玲的行为侵害了阅读纪公司的优先签约权。
    (四)关于开维公司、阅读纪公司要求蒋春玲支付违约金及相关合理费用是否合法有据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本案蒋春玲(甲方)与开维公司(乙方)、阅读纪公司(丙方)签订的《补充协议》约定,“甲方违反本补充协议,应向丙方支付违约金50万元;乙方或丙方违反本补充协议,应向甲方支付违约金50万元”。因蒋春玲侵害了阅读纪公司的优先签约权,其行为违反补充协议的约定,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由于蒋春玲没有证据证明《补充协议》中关于违约责任条款里约定的50万元违约金过高,而且在签订协议时,双方对于违约金的约定应有预期评估,即使事后认为该约定不当,也可以在一定期限提出变更或撤销,但蒋春玲并未提出。综合考虑双方对违约责任的约定,阅读纪公司要求蒋春玲支付违约金50万元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应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2] 31号)第二十六条之规定,著作权侵权之诉中,原告可以请求被告赔偿其因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但本案案由为出版合同纠纷,系合同之诉,蒋春玲的违约行为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规定的情形,故对阅读纪公司要求蒋春玲赔偿其为制止侵权行为而支出合理开支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据此,一审判决:蒋春玲支付阅读纪公司违约金50万元;驳回开维文化公司和阅读纪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9100元,由蒋春玲负担。蒋春玲不服一审判决,向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二审法院)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另查明:蒋春玲(甲方)与开维公司(乙方),阅读纪公司(丙方)于2011年3月11日签订的《补充协议》由七部分组成:一、关于《出版合作协议书》。甲方和乙方签订的《出版合作协议书》于2011年6月30日终止,甲方和乙方均不再受该协议约束,也不对对方承担任何责任。二、关于《浮世浮城》版权合同和授权书。2.1《浮世浮城》版权合同和授权书自2014年3月6日起终止。自上述终止之日起,丙方不得继续加印该作品;截至2015年3月6日,丙方存货不得再向销售渠道发行该作品;销售渠道中的尾货由销售渠道自行消化。2.2《浮世浮城》数字出版权使用终止日期为2014年3月6日,丙方有义务协助其授权合作方在上述到期日停止以任何形式发布《浮世浮城》。盗版、盗链等非乙方授权对象,不在此列。2.3自本协议签署之曰起,丙方不再享有《浮世浮城》版权合同和授权书项下的任何关于《浮世浮城》的影视改编权和其他改编权。三、关于其他作品版权合同和授权书。3.1其他作品版权合同和授权书自2011年6月30日终止,自上述终止之日起,乙方或丙方不得继续加印这些作品,截2012年6月30日,乙方和丙方存货不得再向销售渠道发行;销售渠道中的尾货由销售渠道自行消化。四、乙方和丙方对甲方的付款。4.1就以上所有版权许可,含《浮世浮城》及其数字出版权、其他作品版权,截至版权终止之日,乙方和丙方买断式支付甲方人民币60万元,支付时间为2011年3月18日18时前支付30万元;2011年4月1日18时前支付30万元。4.2乙方和丙方对于上述支付义务承担连带责任。如延迟付款超过7天,甲方有权通知丙方立即终止《浮世浮城》版权合同和授权书以及其他作品版权合同和投权书,丙方自通知之日起不再享有上述文件项下的著作权使用许可。4.3甲方承诺:在收到第一笔30万元款项后,于2011年3月19日18时前向丙方交付《浮世浮城》全稿。在2011年6月30日前,对双方合作即将中止保持沉默。在2011年6月30日后,不得散布不利于乙方的言论;并约束新合作方,不得干扰乙方正常合法的存货发行权利。4.4乙方丙方承诺:在甲方上述作品版权终止之日起,不加印该品种;在上述作品版权销售终止之日起,不再向任何渠道发行该作品单行本。不得散布不利于甲方的言论。五、违约责任。甲方违反本补充协议,应向丙方支付违约金人民币50万元整;乙方或丙方违反本补充协议,应向甲方支付违约金人民币50万元整。六、其他事项。5.1甲方新创作的作品,在同等出版合作条件下,丙方有优先签约的权利。5.2未尽事宜,双方仍依照相互尊重、相互补偿的原则,公平公正协商处理。协商不成的,在乙方丙方所在地法院起诉审理。七、生效。本协议自甲方签署、乙方和丙方盖章及乙方和丙方的代表签字后生效。  
       在二审庭审中,蒋春玲的委托代理人陈述称,《补充协议》第六条“其他事项”第5.1款“甲方新创作的作品,在同等出版合作条件下,丙方有优先签约的权利”中的“同等出版合作条件”应包含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合作对象在出版领域的实力、资质、口碑,尤其是对作品有更好的影视推广、宣传策划效果的出版公司。二是出版合作方所提供的版权价格以及对作品的推广方案。阅读纪公司同意一审判决对同等出版条件阐述的理由,即不管蒋春玲与其他第三方就出版新作品签订的出版合作条件如何,均属于第5.1款所称的“同等出版合作条件”。蒋春玲的委托代理人陈述称,蒋春玲与儒意欣欣公司签订的《蚀心者》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出版合作条件不同于蒋春玲以前与阅读纪公司签订的幽版合同的合作条件,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合同内容,即版税的约定。儒意欣欣公司在合同第8条约定:20万册基础印册的范围内是10%版税;向网络销售部分版税按照5%计算。2009年11月20日蒋春玲与阅读纪公司签订出版作品《我在回忆里等你》,该合同基础印册只有8万册,税率也是10%,但仅印数不同,版税收入就差别巨大。二是作品影视推广内容。儒意欣欣公司在合同第10条向蒋春玲承诺有作品的影视推广计划,包括舞台剧、小品、剧本的改编、创作等。而阅读纪公司无此资质,出版合同里也没有影视推广内容。三是作品推广方案。儒意欣欣公司在合同第13条有约定,包括与电台、电视台合作推出的广告策划方案等,而阅读纪公司在合同中没有作品推广方案。对上述出版合作条件不同之处,阅读纪公司没有异议。   
        二审法院认为:   
      (一)关于《补充协议》是本约还是预约、合同是否已经成立的问题
预约是指约定将来订立一定合同的合同;本约是指基于该预约而订立的合同。预约是一种债权合同,以订立本约为其债务的内容。涉案《补充协议》由七部分组成,合同当事人各方的具体权利和义务在该补充协议中不同部分约定内容截然不同,不可混为一谈。《补充协议》第六条“其他事项”不管是从缔约目的、标题的名称还是约定的内容,均系独立于《补充协议》的独立条款。从缔约目的而言,《补充协议》系对当事人之前签订的《出版合作协议书》、《浮世浮城》版权合同和授权书以及其他作品版权合同和授权书的补充约定,即终止相关合同约定的相互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妥善安排合同终止后的相关事宜。从约定的内容而言,“其他事项”第一款约定“甲方新创作的作品,在同等出版合作条件下,丙方有优先签约的权利”,即对蒋春玲新出版作品约定了优先签约权,而不涉及以前作品的出版事宜;第二款系纠纷解决条款及管辖法院的确定。《补充协议》第六条“其他事项”标题本身也表明该条款约定的内容独立于《补充协议》的其他部分。《补充协议》第五条违约责任条款也是针对前面第一、二、三、四条约定的具体权利义务而言,并不涉及第六条“其他事项”。一审判决认为《补充协议》第五条约定的违约责任也适用于第六条“其他事项”第一款规定的优先签约条款,与本案合同记载的内容及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相符,予以更正。
    各方当事人在2011年3月11日在《补充协议》上签字、盖章,《补充协议》的内容合法,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同已成立并生效,蒋春玲关于本案合同尚未成立的上诉理由不成立,不予支持。根据《补充协议>第六条“其他事项”第一款,阅读纪公司对蒋春玲创作的新作品约定了在“同等出版合作条件”下享有优先签约权,系新作品出版合同的预约合同,但双方对如何履行该条款,违反该条款应如何承担责任等具体权利和义务并没有作出明确约定。因此,蒋春玲认为涉案优先签约条款系出版新作品的预约合同,但双方对出版新作品预约合同的权利、义务约定不明确,该上诉理由成立,予以支持。  
     (二)关于蒋春玲是否存在违约行为。其主张的先履行抗辩权是否成立的问题  
        根据合同法第六十七条之规定,构成先履行抗辩权必须符合以下要件:1、须双方当事人互负债务;2、互负的债务须有先后履行顺序;3、先履行一方未履行或其履行不符合约定。如前所述,《补充协议》第六条第一款优先签约条款系独立条款,根据该条款的约定,蒋春玲只承担义务而不享有任何权利,而阅读纪公司只享有权利而不承担任何义务,根本不具备先履行抗辩权的第一个要件“须双方当事人互负债务”。蒋春玲关于阅读纪公司在先违约加印其相关图书,其与儒意欣欣公司签订《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出版新作品《蚀心者》系行使先履行抗辩权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事实上,蒋春玲已就阅读纪公司上述违约行为向法院起诉,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已作出(2013)大民初字第1950号民事调解书对上述纠纷妥善处理。  
        判断蒋春玲是否违反涉案《补充协议》第六条第一款“甲方新创作的作品,在同等出版合作条件下,丙方有优先签约的权利”之约定而构成违约,必须明确何为“同等出版合作条件”。双方当事人对“同等出版合作条件”的理解有争议,而优先签约权不是法定权利,是当事人约定的一项合同权利,在诉讼中,阅读纪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出版界对“同等出版合作条件”有约定俗成的通常理解,当事人之前签订的合同也没有对“同等出版合作条件”有明确约定,因此,应当依照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当事人对合同条款的理解有争议的,应当按照合同所使用的词句、合同的有关条款、合同的目的、交易习惯以及诚实信用原则,确定该条款的真实意思”来确定“同等出版合作条件”的内涵。由于涉案《补充协议》缔约目的是终止之前相互之间签订的《出版合作协议书》、《浮世浮城》版权合同和授权书以及其他作品版权合同和授权书,《补充协议》所使用的词句、合同的有关条款对“同等出版合作条件”均不涉及,因此,从本案的实际情况来看,只能依照双方交易习惯确定。  
        二审庭审中,蒋春玲的委托代理人陈述称,蒋春玲与儒意欣欣
公司签订的《蚀心者》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出版合作条件不同于蒋春玲以前与阅读纪公司签订的出版合同的合作条件,并具体陈述了不同的三个方面,阅读纪公司对此无异议。因此,根据双方交易习惯确定,蒋春玲与儒意欣欣公司签订的《蚀心者》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出版合作条件不同于蒋春玲以前与阅读纪公司签订的出版合同的合作条件,不具备“同等出版合作条件”,故阅读纪公司不具备行使优先签约权的前提条件。  
        综上,根据《补充协议》第六条第一款“甲方新创作的作品,在同等出版合作条件下,丙方有优先签约的权利”的约定,蒋春玲只承担义务而不享有任何权利,终其一生所创作的新作品在同等出版合作条件下均由阅读纪公司决定是否行使优先签约权,若阅读纪公司行使优先签约权,则蒋春玲只能与阅读纪公司签约;而阅读纪公司只享有权利而不承担任何义务,即在同等出版合作条件下对蒋春玲新创作的作品享有优先签约权。按照一审判决的逻辑,不管蒋春玲与阅读纪公司之外的第三者签订的新作品出版合同的合作条件如何,均属于“同等出版合作条件”范畴,如此解释合同,不但违背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而且违反合同法第五条“当事入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及第六条“当事人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之规定,导致极度不公平结果发生。唯有按照蒋春玲与阅读纪公司之前的交易习惯来解释该条款,才符合我国合同法规定的解释原则,才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平衡双方当事人的利益。如果蒋春玲与阅读纪公司之外的第三者签订的新作品出版合同的合作条件与此不同,就不应认定为“同等出版合作条件”,阅读纪公司就不具备行使优先签约权的前提条件,蒋春玲不负有通知义务。因此,一审判决认定蒋春玲在签约前没有通知阅读纪公司、没有征询其是否行使优先签约权就构成违约,该认定显然忽略了行使优先签约权的前提条件“同等出版合作条件”,事实和法律依据均不足,予以纠正。本案当事人双方不但对“同等出版合作条件”的约定不明确,对违反优先签约权的违约责任也没有约定,故可视为该条款对双方没有约束力。    
      (三)关于一审判决判令蒋春玲支付阅读纪公司违约金50万元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问题如前所述,由于蒋春玲的行为不构成违约,故一审判决判令蒋春玲支付阅读纪公司违约金50万元人民币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予以纠正。  
        据此,二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驳回阅读纪公司、开维公司的诉讼请求。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91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9100元,合计18200元,由阅读纪公司、开维公司负担。  
        开维公司、阅读纪公司不服二审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称:(一)二审判决关于《补充协议》的第六条“其他事项”是独立于《补充协议》的独立条款的认定错误。(二)二审判决关于阅读纪公司享有的优先签约权是“预约”,且双方对如何履行该条款,违反该条款应如何承担责任等具体权利义务并没有做出明确规定的认定错误。(三)蒋春玲与阅读纪公司的出版纠纷已经法院民事调解处理,《补充协议》依然有效,蒋春玲不享有先履行抗辩权。(四)二审判决关于《补充协议》中的优先签约权条款构成双方权责不平等的认定错误。(五)二审判决关于“同等出版条件”的认定错误,偏袒地认定只要蒋春玲认为第三方的出版条件胜过其此前与阅读纪公司的签约条件,蒋春玲便可以在不告知阅读纪公词的情况下,自行与第三方签约。据此,请求本院撤销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      
        蒋春玲提交意见认为:(一)从《补充协议》签订背景和协议整体来看,协议的核心目的是解除双方的出版合作关系,而不是继续合作。(二)从优先签约权条款的性质和具体内容来看,该条款仅仅是一种未来合作的意向,内容不明确、责任不具体,没有法律上的强制性和可执行性,缺乏约束力,不能作为判断蒋春玲是否违约的依据。(三)从《补充协议》的实际履行过程来看,开维公司和阅读纪公司严重违约在先,严重侵害了蒋春玲的合法利益,蒋春玲有充分理由认定其丧失了基本的商业信誉,双方已从根本上失去了新的合作基础,更谈不上具备“同等出版合作条件”。(四)阅读纪公司在没有任何损失的情况下,主张巨额赔偿金,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
    本案再审阶段,蒋春玲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北京市东方公证处2014年10月13日出具的(2014)京东方内民证字第9180、9181号《公证书》复印件。拟证明阅读纪公司在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作出(2013)大民初字第1950号民事调解书后仍然违反《补充协议》约定加印和销售蒋春玲所著《浮世浮城》、《原来你还在这里》、《山月不知心底事>等作品。
    2、2014年北京乾成律师事务所向阅读纪公司发送的律师函,主要内容为:蒋春玲新作《应许之日》完稿,阅读纪公司如有意签约合作可提交合作方案;2014年5月9日阅读纪公司出具的《北京阅读纪文化有限责任公司关于蒋春玲女士委托事宜的回复函》,主要内容为:要求蒋春玲就新作《应许之日》公开出版招标,并将公证后的招标结果及时告知阅读纪公司,以便阅读纪公司决定是否行使优先签约权。拟证明阅读纪公司滥用优先签约权,双方对优先签约权的理解差异巨大。   
        经质证,开维公司、阅读纪公司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对关联性不予认可。   
        本院经审理认为,各方当事人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不持异议,本院予以确认。至于上述证据是否能证明其拟证明事项,本院将在判理部分一并论述。      
        本院另查明,本案诉争的《补充协议》中,协议首部的“鉴于”部分记载:1、甲方与乙方在2007年6月3日签订了《出版合作协议书》;2、甲方与丙方于2010年11月8日签订了关于甲方作品《浮世浮城》的《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网络电子版权、手机阅读版权买断协议》以及相关《授权委托书》(以下通称为“《浮世浮城》版权合同和授权书”);3、甲方与乙方或丙方分别就甲方作品《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山月不知心底事》、《许我向你看》、《许我向你看终结篇》和《我在回忆里等你》(以下通称“其他作品”)签订了一系列关于著作权许可使用的若干合同以及相关授权委托书,(上述全部文件以下简称“其他作品版权合同授权书”);4、乙方和丙方属于受控于同一投资人的关联企业;本着相互尊重、相互补偿的原则,经甲方与乙方和丙方友好协商,就上述合同的终止和履行订立如下补充协议,上述合同与本补充协议有抵触的,以本协议为准。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一)《补充协议》中的“其他事项”条款是否独立于“违约责任”条款;(二)蒋春玲是否存在违约行为以及违约责任如何确定。
    (一)《补充协议》中的“其他事项”条款是否独立干“违约责任”条款
    一般而言,合同中首部的“鉴于”条款是对合同签订背景、签订目的的说明。本案中,《补充协议》的“鉴于”部分除了第4条对开维公司和阅读纪公司是关联企业的说明外,记载了三部分内容,协议正文的前三部分就是对这三部分内容的具体约定:协议正文的第一部分(一、关于《出版合作协议书》)对应于“鉴于”部分第1条的内容;协议正文的第二部分(二、关于《浮世浮城》版权合同和授权书)对应于“鉴于”部分第2条的内容;协议正文的第三部分(三、关于其他作品版权合同和授权书)对应于“鉴于”部分第3条的内容。“鉴于”部分的最后一款载明《补充协议》的签订目的是“就上述合同的终止和履行订立如下补充协议”。协议正文第四部分是“乙方和丙方对甲方的付款”条款,紧接着就是第五部分“违约责任”条款,约定违约金为50万元,然后才是第六部分“其他事项”条款,在“其他事项”中对优先签约权以及管辖法院作出约定。从《补充协议》的内容和结构安排来看,双方当事入在缔约时,其真实意思表示并未将优先签约权的约定纳入违约责任条款的约束范围,因此,本院认定《补充协议》中的“其他事项”条款独立于“违约责任”条款,二审法院关于优先签约权的约定不受违约责任条款约束的认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二)蒋春玲是否存在违约行为以及违约责任如何确定
    《补充协议》第六部分“其他事项”约定,阅读纪公司对蒋春玲
新创作的作品在同等出版合作条件下享有优先签约权。对于优先签约权的行使方式,双方当事人的理解不同,从本案查明的事实来看,也无证据表明出版行业对优先签约权的行使有着约定俗成的惯例可以遵循。对此,本院认为,优先签约权的行使.应当兼顾出版商利益的保护和作者创作积极性的维护,实现出版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出版商行使优先签约权的基础是其知晓作者有新作品问世并准备出版,该事项的知晓有赖于作者的通知,因此,通知是优先签约权条款项下作者的合同义务。本案中,蒋春玲在没有通知阅读纪公司的情况下即与其他出版商合作出版其新作品,违反了《补充协议》中关于优先签约权的约定,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关于蒋春玲违约责任的确定,如前所述,《补充协议》中优先签约权的约定不受违约责任条款的约束,因此,蒋春玲的违约行为不适用于违约责任条款中50万元违约金的约定。本案中,阅读纪公司并未因蒋春玲的违约行为而遭受实际损失,蒋春玲的违约行为给其带来的是交易机会的损失,即丧失行使优先签约权的机会。在本案纠纷发生之前,因阅读纪公司违反《补充协议》约定加印蒋春玲的其它作品,双方曾经发生诉讼,蒋春玲在本案再审阶段提交的证据显示阅读纪公司仍然存在上述违约行为,双方已经丧失了良好的合作基础。综合考虑蒋春玲违约行为的性质、阅读纪公司遭受的损失、双方的合作情况等因素,本院酌定蒋春玲向阅读纪公司支付违约金5万元。   
         综上,蒋春玲违反《补充协议》关于优先签约权的约定,应当承担违约责任。二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依法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4)桂民三终字第132号民事判决;
    二、撤销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南市民三初字第398号民事判决;
    三、蒋春玲于本案生效判决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北京阅读纪文化有限责任公司支付违约金5万元;
    四、驳回北京开维文化有限责任公司、北京阅读纪文化有限责任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人民币9100元,由蒋春玲负担1 2740元,北京开维文化有限责任公司、北京阅读纪文化有限责任公司负担546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  剑
审  判  员    朱  理
代理审判员    吴  蓉
二 〇 一 六 年 六 月 三 十 日
书  记  员    周睿隽
联系我们
电话:010-51783679
手机:18810785819 13699295198
微信:15201185989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甲三号居然大厦18层

版权所有 | 中闻知产院网站